线电视在数字媒体冲击下正在衰落纽约尼克斯也许会因此被摆上货架

发布时间:2018-01-28 02:19 来源: 作者:admin

  这种感觉并不来自尼克斯糟糕的战绩。18年前,詹姆斯·多兰从他的父亲、有线电视公司创办人查尔斯·多兰的手中接过尼克斯,而这么多年球队只有五个赛季取得成功。真正的问题在于他昏招迭出。他炒掉了许多称职的高管,又雇佣了许多无能的管理者,比如菲尔·杰克逊。以赛亚·托马斯(他也是一位不称职的管理者)在任职期间面临球队女性职员的性骚扰指控,多兰不仅支持托马斯,他还重新雇佣托马斯,让他负责一支WNBA球队--纽约自由人队。

  多兰一直跟球迷和尼克斯前球员争执不断,最近的一次是球迷非常喜欢的球员查尔斯·奥克利。今年年初,奥克利在麦迪逊花园球场看球时被保安强行驱除出场,现在奥克利对此提起了诉讼。为了追求已过巅峰的德里克·罗斯和必须有球在手的卡梅隆·安东尼,多兰交易走大量有潜力的年轻球员。对尼克斯球迷来说,多兰的罪名簿上的条目实在是太多了。

  但从一位专业的华尔街分析师的客户报告的描述中,我们看到多兰的令人吃惊的一面:他不仅是精明的商人,跟他的同辈人相比,他对事物的洞察能力异常。他发现目前体育球队的市值疯长,已经形成了一个泡沫,而且这个泡沫将会被戳破。如果多兰把这个观点最终变成逻辑性很强的结论,那么他不久就会把尼克斯卖掉。而尼克斯球迷现在也只能期待他赶紧作出结论了。

  这位分析师叫做布兰顿·罗斯,他与里奇·格林菲尔德一起为BTIG投资公司服务,研究媒体公司。格林菲尔德最有名的事就是他对网飞公司(Netflix)股票大涨的预判,以及对迪士尼在内的传统媒体公司行情下跌的预判。罗斯和根林菲尔德两人有一个重要的论断:对消费者来说,数字媒体巨大的优势会导致有线电视的淘汰。事实上,这种情况早就发生了。

  多兰也持同样观点,正如分析师罗斯提到,当其他有线电视供应商加倍投入,巩固自己有线亿美元的价格将有线电视网卖给了通信公司Altice。1月在拉斯维加斯每年一度的消费类电子产品展销会上,多兰在一个讨论会上谈到体育信息的未来,讨论中,绝大部分的职业体育拥有人认为他的观点离经叛道。

  多兰认为,人们的观看习惯现在正在改变,获取比赛和选择观看途径的方式也在发生改变。当然这种观点可不是耸人听闻,所有人都明白,现在越来越多的球迷舍弃了有线电视,转向流媒体比赛播放。同时,许多对体育不感兴趣的观众,以前必须为有线电视套餐中的体育台支付费用,现在他们不必这样做了,他们摆脱了电缆的束缚,他们可以订阅没有体育台的节目单。毫无疑问,这些流失的观众让整个有线电视行业利润下降。

  多兰所谓的离经叛道在于,他意识到电视行业正在经历的痛苦最终也会伤害到职业体育。举一个最极端的例子,如果ESPN失去了赞助商和收入,那么它就不能继续给高校和职业体育支付版权费用。过去近30年,版权费用对ESPN和其他版权买主来说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据福布斯报道,最近ESPN(隶属于迪士尼)和华纳体育(隶属于时代华纳)向NBA支付240亿美元,购买比赛转播权,一直延续到2024至2025赛季。这笔钱大部分流向了NBA的三十家球队,对大部分球队来说,这笔钱占到了自己球队收入的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倘若版权费用下降,那么这些盈利的球队就要亏损了。

  前微软高管史蒂夫·鲍尔默在2014年买下了洛杉矶快船队,当时他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呢?他花了20亿美元买下了快船,而当时福布斯对快船的估价为5.75亿美元。本月初,蒂尔曼·费尔蒂塔以22亿美元买下休斯顿火箭时,他有没有也想过这个问题呢?这不禁让人对此持怀疑态度。

  但可能就是因为多兰的电视行业背景,让他清醒的认识到这一点。1月在那次体育讨论会上他说道,电视版权的价格未来会大幅下跌。多兰总结道:如果这个体系瓦解,而且现在就已经有分崩的趋势了,那么接下来我们不得不面对这个困难。

  事实的确如此。彭博社认为,职业体育球队的盈利能力并不是吸引富豪收购球队的主要原因。但是即便这些宣称只在乎赢球的老板们也很想看看自己的球队市值如何。这就是体育行业招致灾难的源头。总是有人想买下球队,做更多的尝试,而且通常比现在的球队老板想法更多。这就是博傻理论,虽然这些更傻的人赚钱时也会小心翼翼。

  然而,如果有线电视行业的非中介化趋势造成版权费用大幅下跌,那么体育球队的市值也会开始下降。很难想象一些大的互联网公司会来收拾这个烂摊子:本赛季亚马逊拿到了NFL周四夜赛的流媒体直播权,10场比赛花费5000万美元。

  休斯顿火箭队易手后,据彭博社报道麦格理研究公司预计尼克斯的估值为35亿美元。即便考虑到这支球队连年折腾所带来的麻烦不断,尼克斯仍是目前市值最高的篮球俱乐部。多兰如果卖掉尼克斯,可能售价会达到40亿美元。